2017年5月,民生保险与万向区块链成立联合创新团队,基于区块链技术改造互联网保险业务。现已在微信公众号”民生健康95596”陆续上线了e生无忧医疗险及民生税优健康险两款产品,并且应用分布式业务架构和区块链技术进行了诸多探索和创新。

在新业务和新技术探索过程中,团队有哪些新体会?如何使创新“回归业务本质”,将区块链背后的理念和方法服务互联网健康险,而不是为了追求区块链而区块链?
嘉宾简介:程羽,民生健康保险事业部总经理、万向区块链商业创新咨询服务部合伙人。有超过16年互联网和金融从业经验,在区块链、国际结算/QFII、现金管理/企业金融、房地产、云计算等领域有丰富经验。

1月24日,带着以上问题的答案,民生健康保险事业部总经理、万向区块链商业创新咨询服务部合伙人程羽、民生健康保险事业部技术总监陈超在雷锋网进行了一场直播,和慕课学院的学员们分享“民生互联网健康险区块链创新心得”。

  首先,程羽介绍了2016年底团队进行的区块链理赔POC项目,项目基于理赔理算流程及规则,模拟了基于关键假设依赖的目标理赔业务场景,验证了使用区块链智能合约和存证技术实现线上自动理赔的可能性。

在 POC 项目结束后联合创新团队并没有立即上马这个项目,而是在研究了当时各行业开展的区块链POC项目后,结合自身在POC中的发现,得出了以下结论:

区块链技术不仅是技术的创新,更是解决问题思维方式的创新。

不要为了区块链技术而技术,而要回归对业务本质的思考,用分布式业务架构设计思路,解决问题,然后才是用区块链技术得以实现。

  接下来,程羽分享了团队对于互联网保险的看法:

传统保险业的渠道主要是通过线下代理人;互联网保险兴起之后,首先在渠道上进行创新,将保险通过网页,微信公众号,支付宝等渠道进行销售。
但是由于保险产品的认知门槛很高,因此单纯的渠道创新并不能满足客户的需求,举例来说,民生健康95596已经上线的民生税优健康险,是一款政府力推的福利性保险,本身具有0免赔高赔付额,保证续保,无药品目录等优势,但是绝大多数客户并不清楚这些优势。
例如:保证续保+无药品目录代表着客户一旦投保民生税优健康险,这份保险可以伴随客户一直抵抗医疗通胀(浅显的解释为医疗技术不断发展,各种新药物会涌现,如果有药品目录,很可能过些年目录上的药品已经被淘汰了,但是新的药物由于不在药品目录上因此不能报销)。而这一点是其它有药品目录的产品所做不到的。

程羽表示:

正是因为保险产品认知门槛高,客户需求千人千面,因此下一阶段的互联网保险创新的重点将会转到保险形态的创新上。

联合创新团队正在应用分布式业务架构的理念,设计一款拥有全新形态的互联网健康保险,并于2018年4约正式上线”民生健康95596”微信公众号开售。
在直播中,来自联合创新团队的技术总监陈超,也给大家分享了团队利用区块链技术做的案例:

一是使用存证技术将互联网保险售卖过程中客户的行为数据存证上链,确保投保过程的透明和可追溯;

二是构造匿名数据交换联盟来服务于核保理赔流程,由于目前智能合约 Solidity 语言还处于发展早起,存在一些限制,为了避免合约升级带来合约中的数据迁移等复杂的流程,团队在设计智能合约的时候,巧妙得将数据与控制分别用不同的合约加以实现,这样后期更新控制合约,也不会影响系统现有数据。
程羽接着补充到:

区块链的创新,是在实践中不断学习和迭代。

举例来说,在匿名数据交换联盟项目的执行过程中,团队惊喜得发现,虽然参加交换的数据都是经过加密的的哈希数据,但是仍然可以提炼出很多对于业务统计分析有用的数据,这些数据可以供全联盟所有成员共享,进而推动各家机构改进和创新自己的业务,这在中心化数据中心时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更进一步,未来还可以用分布式的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技术对数据进一步分析重组,带来更多业务分析结果,释放数据的强大生产力。
在回顾了自身团队和业界基于区块链技术进行的各种尝试之后,程羽认为:

由于区块链技术本身的成熟度限制,目前它主要还是对现有业务进行一些优化,提升效率,降低成本,进而创造一些价值;等到区块链技术应用的不断深入,区块链将有机会在不久的未来真正重构当前的业务和商业模式。创新应该是循序渐进的,而不是一蹴而就的。
最后程羽以著名的互联网思想家凯文凯利在《科技想要什么》一书中的论述结束了本次分享:

  过于超前的发明或发现毫无价值,没有人可以深入研究。理想的情况是,一项创新只打开与已知世界 相邻的新领域的大门,引导文化向前跃进。过度新潮的、非常规的或者不切实际的发明可能开始会失败(也许缺乏至关重要的还未发明的材料、关键市场或者正确的理解),但是如果此后由支撑理念构成的生态系统发育完善了,这样的发明也许能够获得成功。

 ——凯文•凯利 《科技想要什么》



在直播的过程中,很多学员发表了自己对于区块链和保险方面的疑问,程羽、陈超一一做了详尽的解答。为了大家能够更好地了解这部分内容,我们特地做了问答环节的文字摘录。

——————



1.问题:今年看到很多团队和公司在做区块链跨链技术,请问在保险领域你们觉得如何使用到跨链技术?

程羽:基于我的了解,目前跨链技术还处在各个不同的链之间的资产怎么去做交易的早期阶段,需要更成熟一些后才可以应用到各个具体的商业场景里。虽然区块链技术发展得很快,但我觉得今年跨链技术还很难运用到保险领域。

2.问题:请问您认为保险领域哪个场景可能是区块链技术落地最快的?

程羽:其实,保险领域已经有不少区块链技术应用落地了,比如存证、匿名数据交换等,据我所知众安保险也基于区块链技术做过相关尝试。个人认为在2018年,相互保险领域更可能出现一些区块链的应用创新。

3.问题:为什么基于以太坊来做,而不是其它?

陈超:我们的匿名数据交换方案并不是基于以太坊,而是基于一个联盟链来做的。很多链的智能合约书写方式都是用solidity,我们也使用了solidity来开发,但是基于底层的链不是以太坊。

程羽:关于底层链这个问题,其实现在底层的大部分链比如以太坊等都支持我们现在的业务需求,我们目前使用的是矩阵元juice链。Juice链的特点是在加密领域里做得很不错。

4.问题:请问保险领域,在区块链上的业务重构后,流程的柔性有什么变化么?除了开放和去中心化,在效率上的优化和进步具体表现在哪里呢?

程羽:这个问题问得很好。首先,我们第一步会去看在产品形态上发生了什么变化。产品形态的变化带来可能在比如在定价上、流程上。

就像我刚在片子里讲的那样,我们要通过实践和不断迭代才能把结果找出来。可以肯定的是,保险业务在基于区块链进行重构后,在核保,理赔等环节的效率上一定会有很大的提高。

5.问题:请问你们刚才提到的匿名数据来自于哪里?对方为什么会提供这些匿名数据给你?既然是匿名,那对于保险销售有什么意义呢?

程羽:由于我们的项目目前还处于开发阶段,因此抱歉我不能提供太多业务细节信息。不过我可以大致描绘我们的设计理念。

联盟分为中心化联盟和分布式联盟,我们现在在做的是一个分布式联盟,在这个联盟里节点不用达成百分之百的一致,比如说有百分之三十的节点有共同诉求就可以结成联盟去做很多事情。匿名的数据来自于有共同诉求的这些节点,供这些节点在各种不同应用场景下去用。

6.问题:后续的保险产品ABS化的时候,会使用区块链技术吗?

程羽:我们现在主要还是在保险产品本身领域做创新。至少在2018年,民生保险和万向区块链的联合创新团队不会涉及ABS。

7.问题:你们是私有链还是联盟链?底层是自己构建还是使用开源技术?

程羽:我们现在的几个项目,一个是基于Factom做的,一个是基于矩阵元的juice做的,其中一个已经投入生产环境使用,另一个还处于 POC 阶段。我们做的是链上的应用创新,目前不会去做自己底层的链。

8.问题:谈谈智能合约的局限性?

陈超:目前使用智能合约的应用都还比较初级,这是因为智能合约的基础开发环境和测试环境仍然处于不断完善之中。举个例子,现在不论书写一个合约,或是上链一个合约,修改和调试的便利程度都还远谈不上完美。这对我们的开发工作也有一些限制。

程羽:补充一下,2017年初我们做完POC项目没有继续去做落地,很大程度上,也是受限于智能合约,比如说它的效率、它跟链外数据的调取,还有刚才陈超在介绍方案时讲到的智能合约的升级,涉及到原有的数据迁移。在实践过程中我们尝试了各种方案来规避这些局限,最后决定,当前还是会使用智能合约相对较成熟的方面进行应用。

个人觉得,对于智能合约的提升方向最期待的是,智能合约跟链外数据的交互能力。这也是对我们目前的应用创新特别需要的一个部分。

9.问题:互联网保险和传统的线下保险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程羽:这个问题是需要我们共同探索的。这个问题很像是问正大广场和京东商城的区别是什么?区别是非常大的。

10.问题:请问如何解决保险机构内以及三方的机构信息同步上链?

程羽:我在去年九月份区块链全球峰会上谈过一个观点:区块链技术最有魅力的地方,除了技术本身之外,就是技术跟机制如何有效、完美的融合。在做一些基于底层链、有业务含义的联盟链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激励机制的设计非常重要。

如果希望大家能够把自己的隐私数据很好地上链,去实现“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话,激励机制就非常重要。激励机制的设计是我们在做分布式商业模式设计时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11.问题:能不能聊聊关于性能的问题?

陈超:性能的问题在当前并不是我们现在使用区块链技术时考虑的最主要问题。最主要的还是,各方的数据怎么能够共享和合作,以及怎么保护数据的安全隐私。

当然,我们在选择区块链的时候,对底层链的要求也是有性能方面的考虑的,当前只要是非工作量证明(POW) 的链,性能基本都能够满足要求。

12.问题:存证是怎么处理数据的加密后上指纹呢?

陈超:首先,存证肯定不可能上链原始数据的。因为我们每天采集的用户行为数据量非常大,上链的是类似数字指纹的数据。

我们对这个指纹数据有一个校验机制的:任何的原始数据如果需要进行校验,能够通过比对其数据指纹跟链上的数据指纹是否吻合和匹配来确定该原始数据是否真实。

13.问题:智能合约中的业务规则是如何设计的?

陈超:在设计方式上,我们在考虑智能合约中的业务规则时,想得更多的是节点之间,不同的角色之间的交互逻辑。

程羽:我补充一下,刚才有个朋友问智能合约局限性的问题。其实智能合约对于复杂的业务逻辑处理,在性能和复杂度上支持的力度都不是很好。所以,我们现在在设计业务规则的时候,用我们自己的一个MOT方法把复杂的业务逻辑解构,然后由一组的智能合约组合起来去支持一个相对复杂的业务逻辑。

14.问题:能否介绍下刚才提到的把链上数据和智能合约结合,达到不同数据存放在不同联盟节点?

陈超:我解释一下:数据并不是存在不同的节点,所有的数据都存放在合约里面,所有节点里面其实都有全部的数据,但是我们将智能合约跟账户进行了绑定,特定的账户只能访问特定的数据,以此做到数据的区分隔离。

15.问题: 从技术方面来说,现在一些链是“复制粘贴”的,你们觉得这重要吗?

陈超:我觉得,这确实是区块链里的一个现象,很多链上功能上看是趋同的。但我们不能否认,有很多链还是做了创新性的一些尝试。所以,不能一杆子打翻所有。

程羽:今天下午,我跟投资机构的朋友聊的时候,她也问过我,未来是只有一条链呢还是有多个链的存在。

肯定是多个链的存在。每个链的存在除了技术的差异以外,其实还有其他很多的因素。即便在某一些领域或某一些方面一条链是复制粘贴产生的,但只要在其他方面有创新,就会有其存在的意义。

16.问题:请问两位老师,我看到很多项目都把区块链和人工智能两种新技术放到一起,前面也听你们提起过这两种技术,请问你们觉得应该如何结合使用?

程羽:我们现在做的分布式匿名数据交换的下一步计划就是把人工智能跟区块链技术放在一起去做。我觉得,区块链加人工智能是一个很完美的结合。

我们内部也会经常开一个玩笑:在历史上,人工智能没有成功地把人类毁掉主要受限于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算力。第二件事情是,算法。第三件事情就是,数据。我觉得,如果区块链真的实现分布式数据的话,可能人工智能就可以达到它的目的了。

17.问题:你们有用到零知识证明么?具体是怎么实现的?

程羽:首先,零知识证明这个技术还属于一个非常早期的状态,在全球范围内还是一个很新的领域。我们团队内部有一个很好的传统:内部的技术大咖会帮我们去跟踪全球最新的区块链技术,做一些技术的分享。业务架构设计的团队会去理解这个技术背后的理念。

在零知识证明方面,目前我们并没有直接应用这项技术,但是我们用了零知识证明背后的理念去进行了健康告知的业务设计。

18.问题:你们用的矩阵元,前面没说之前以为用的是趣链?

程羽:其实在两个链上我们都有尝试过。我们在做区块链创新时发现,现在的链对我们的这些应用创新来说,可能会比较的重……因为做底层链的团队会更注重于在技术难点上的攻关,但是我们更看重的是怎么把它用起来。现在底层链正在攻关的很多技术难点,其实我们还没找到很好的落地的方法,所以我们只是把链上的部分功能和我们的业务设计结合起来。

总体而言,我们现在的应用创新对链的要求没有那么挑剔。为什么会用矩阵元juice的原因是,它们在加密学上的能力比较强。而我们在匿名数据的这件事上对加密学的要求会比较高。

19.问题:什么叫特定账户才能访问?

陈超:这里有我们的技术细节,所以我不能说得太详细。目前的数据是存在智能合约里的,所以可能会和一些特定账户发生一些关系。

程羽:陈超今天讲的很多话题是由于被我们做了限制,没有结合业务的背景跟大家作解释,只是讲技术,可能会让大家觉得有一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们可能会在过年的时候,把我们做的那个匿名数据交换的方案,从技术到业务整个对外做一些公布和分享。到时候可能大家能够更明白和理解陈超今天说的一些技术的东西。其实,脱离开业务说技术对他来说挺挑战的。

20.问题:来的比较晚,不知道问题合不合适,请问联盟中各参与方的利益是如何维系和确保的?

程羽: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好。各参与方利益的维系,它不是一个静态的东西,而是一个动态的事情。

还是那句话,我们现在在做的是一个分布式联盟,在这个联盟里节点不用达成百分之百的一致,比如说有百分之三十的节点有共同诉求就可以结成联盟去做很多事情,联盟的成员进出都是自由的,老的成员离开或者新的成员进入,都可以选择沿用之前的诉求或者马上协商形成新诉求形成新的联盟。


民生保险
民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民生保险),于2002年5月经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设立,2003年6月18日正式开业,公司注册资本金60亿元。2016年底,公司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125.2亿元,总资产超700亿元,连续7年盈利;拥有25家分公司、超800个服务网点、3万余名高素质专业人员,为超500万用户提供贴心、高品质的服务和保障。